黑手仔堀-談東區產業文化

【台中市東區,一間專門從事放電加工的工廠,放電加工是一種藉由放電產生火花,使工件成為所需形狀的一種製造工藝,可以用來加工傳統切削方法難以加工的超硬材料和複雜形狀的工件,因此廣泛應用在模具製造、機械加工行業。】

遊走在東區的街道上會發現一件事,幾乎只要是三間店面中就會有一家小型工廠,這樣的工廠密度相當的高。

【位於東區臺中鋼樑場區內的一棟建物,位於臺中市東區南京路與進德路交叉口,臺中鋼樑廠於民國37年(1948)七月成立,是台灣鐵路局在鐵路軌道方面的唯一生產機構,用來修復當時受損的鐵道與鐵橋,目前為交通部鐵路改建工程局中部工程處所使用。】

日治時期的臺中市在工廠數約有百餘家,主要是集中在火車站後面,集中在現在的東、南區,其中又以東區工廠數最多。而日治時期當時的工廠會主要其中在東、南區,其中一原因在於中區在日治時期便已經規劃成商業區與住宅區,而當時的南區、東區僅有靠近火車站的的區域有進行相關都市規劃,而在沒有進行都市規劃的南區、東區郊區,又以農田或閒置地最多,因此成了設立工廠的首選。

【輪牙廠】
而日治時期東、南區的工廠又以製造金屬零件居多,如螺絲、齒輪等,由於需要人員操作如車床等機械設備,而操作這些機械設備又需要一定時間的學習,所以待在一個學徒待在工廠的時間不會太短,也因此演變成以學徒制的技術成傳。
而當功夫學成便為師父後,由於精於該機械的操作,當存到一定的錢後,這些師傅會去購買機具,以及在東區找塊地蓋廠房,以相同的機械及工法來做出產品,也因此這些新加入的小型工廠往往只有單一機械,生產也多以單一產品。

【運轉中的車床】
而後在東、南區的工廠多數的小型代工廠,其師傅的出生及廠房土地大多來自農家及農田,規模又不大,因此工廠建立迅速,在民國四十年至六十年間 (1951-1971),台中的工廠家數已多達一千家,不過佔大部分的,便是在東、南區這些不滿五人的小型工廠。也在此時期,東區的機械業開始嶄露頭角,這時期的工業的類型也從原先輕工業中的食品業、運輸業、服飾業轉變為機械業、食品業、化學業,甚至開始出現將零組件組裝,生產如電器、冷凍器材、電機裝修設備的工廠。

【板金成品】
雖然東區的這些工廠發展快速,工廠如雨後春筍冒出,據統計民國五十年(1961)臺中市有980家工廠,東區有228家居冠,更可見東區工廠密度高,即便是現在便利商店都猶恐不及。然而這些東區的工廠卻面臨了一個大問題,就是農地無法變更為工業用地,因此當時這些工廠大多是違章建築,也沒有工廠登記。

【CNC車床與圖說】
因此為解決這個問題,在民國五十八年(1969)實施的「區域發展政策」,當時除了讓東區的工廠進行土地變更與工廠登記外,將臺中港工業區及大肚山臺中工業區劃設出來,隨後於民國五十八年八月(1969)改建,民國五十九年三月(1970)建設完成的潭子加工出口區,以及於民國六十二年(1973)開始,前後分三期的開發臺中工業區,最終也於民國六十九年(1980)開發完成,甚至後來於民國八十年(1991)四月開工,於八十一年(1991)十二月完工的大里工業區,更涵蓋了大里與太平兩地,其中大里工業區以機械、工具、五金產業為主,而太平工業區則以生產機械設備、鋁製品及塑膠製品為主。

【塑膠射出成形】
而大里工業區,更算是東區金屬元件加工產業產業的衍生,不少工廠發源於臺中市東區,雖然這些規劃改善了東區及其他區的工廠問題,然而相關工廠轉移,卻也是東區的金屬元件加工產業開始減少的原因,據《臺中市志.經濟志》中的統計,民國九十二年(2004)中的統計,臺中市東區所擁有的工廠相較於民國八十一年(1992)的967家,減少了109間,剩下858家,也因此臺中市區裡最多工廠的寶座,轉讓給了臺中市西屯區,同一時期民國九十二年(2004)的工廠數量,西屯區擁有的數樣為1,113家,而且多為大型與技術密集的工廠。

【叫料行,為金屬元件加工產業產業提供原料】
雖然臺中市區裡最多工廠的寶座以拱手讓人,不過東區的金屬元件加工產業產業依舊擁有能量,在訪問東區金屬元件加工產業裡的師傅與老闆中,當問到東區金屬元件加工產業會何「沒落」時,臉上全是疑惑的表情,常表示訂單一直很穩定,工廠裡的機器一直在轉,自己一直忙不完,有的僅表示在民國九十七年(2008)前,因大陸代工產業崛起,確實有不少訂單被吸走,但因為本身產品品質較差,且後來工資上漲連帶使成本上揚,使得民國九十七年(2008)之後訂單回籠,且相當穩定。
而到現在,金屬元件加工產業也逐步發展新風貌,也可以將黑手仔堀文化擺入社區營造中,如東門社區發展協會於東區勞工公園設置鐵雕藝術裝置「大榔頭」,為東區增添文化氣息,更期待東區的金屬元件加工產業能再繼續,並朝向多元化發展。

【期待這黑手精神能繼續傳承下去】



更多有關中區的記錄,歡迎直接來寫作中區FB粉專關注台中市就城區記錄等動態。也希望您能對寫作中區按讚並追蹤,這便是對我們這些文史工作者最大的鼓勵,謝謝您!(按此連結)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