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外天與吳子瑜的簡述與價值研究(下)-歡迎分享





《天外天與吳子瑜的價值研究》(上) (連結: https://goo.gl/SgHMfb )是簡述吳子瑜開設天外天之前,下篇《天外天與吳子瑜的價值研究》(下)將簡述吳子瑜開設天外天之後的過往,並提供相關研究方向。

天外天素描圖
天外天劇場為折衷主義建築[1],內部更有顏水龍[2]的壁畫創作。當初天外天劇場1936年建成時,臺灣日日新報於1936年3月4日報導了天外天興建狀況,稱天外天建成費用為15萬餘圓,[3]並介紹了天外天劇場裡頭的相關設施,除了劇場空間外,更有茶店、餐廳等,而相較於1917年改建後的台中火車站預算也才8萬元,且車站實際建設花費更少,如此可看出吳子瑜的財力與相比於台中的公共建築,天外天有多麼奢華。

圖 3 標題: 天外天劇場進ㄑ 資料來源: 臺灣日日新報 日期:1936年3月4日 版次/卷期:09 版
當時天外天除了有劇團演出外,還是當時櫟社聚會場所,而有關天外天的建成軼事,據林良哲所著的《台中電影傳奇》中,有這麼一段描述:
有一次吳子瑜前往觀看京劇時,戲演到一半他正好尿急,起身到廁所去方便,沒想到回到座位時,卻發現有一位不明男子已佔住他原有的座位,吳子瑜認為這個位置本來是他的,因此請這位男子讓位,沒想到這位男子不但不肯讓位,反而對他說:「椅子又沒有寫你的名字!」
吳子瑜受此刺激之後相當生氣,戲也不看並憤而離開了戲院。他回家後愈想愈氣,最後乾脆把自家的戲台改為開放式戲院,取名為「天外天劇場」,並購買了鐵製的椅子作為觀眾座椅,並在椅背上鑄上「吳子瑜」三字,以顯示這些椅子都是他個人所有。
這便是天外天劇場與吳子瑜的相關軼事,可惜後來這些鐵椅在戰爭期間被徵收利用,最終也沒有保留下來,如此此軼事的真實性也無法得到進一步確認,但倒是也可從中看出吳子瑜性格。而對於吳子瑜性格的展現,最誇張的事蹟便反映在天外天劇場的屋頂上,也就是「赤屋根事件」[4],臺灣日日新報於1938年2月16日及20日的報導了天外天的屋頂,報導稱屋頂漆成了紅色違反了當時應為國防色,即因使用土黃或青綠色等規定。


標題:美機自菲島炸臺灣,並續襲硫磺小笠原,尼米茲總部遷關島發表 中央日報 日期:1945-02-16 版次/卷期:02 版

1938年中日戰爭已經全面爆發,臺灣也有遭受中華民國空軍的轟炸,雖然難以得知吳子瑜為什麼要將天外天屋頂漆成紅色的緣由,但以他的政治立場與相關經歷,如與中國人士交好,在大陸遊歷已久,舉辦詩社聚會與復興漢學等因素,吳子瑜是反對日本侵略中國,而從將天外天屋頂漆成紅色的這件事上反映了戰爭時期吳子瑜乃至於整個吳家對於日本政府的反抗,也可看出吳子瑜對於日本政府的嘲弄,與他倔強的個性。

圖 4 標題: 臺中に赤屋根 南台中に聳立する 資料來源: 臺灣日日新報 日期:1938年2月16日 版次/卷期:09 版



圖 5 標題: 赤屋根の劇場 國防色に變る (右) 資料來源: 臺灣日日新報 日期:1938年2月20日 版次/卷期:09 版

戰後因吳子瑜因台北的梅屋敷因空襲受損,因缺乏修繕梅屋敷的經費,後將天外天劇場售予王博,後更名為國際大戲院,而梅屋敷則於1947年特別指定該地為國父史蹟紀念館。

天外天近照

戰後吳子瑜便居住在太平冬瓜山荔枝園的別墅裡,並於1951年過世並葬於吳家別墅旁的吳家墓園,而其居所吳家別墅也於1992年左右拆除並建為東方大鎮別墅群,而後吳家墓園於1992年5月22日指定為古蹟,[5]目前太平冬瓜山荔枝園裡的設施僅剩下古墓與門口處的洗石子拱橋其庭園。
太平冬瓜山荔枝園(東方大鎮)門口處的洗石子拱橋其庭園

太平冬瓜山荔枝園裡的古墓


吳子瑜研究回顧:

對於吳子瑜的相關研究,主要針對其的詩文研究為主,且非僅針對本人還是針對,目前有吳佳育《吳子瑜、吳燕生父女生平及作品研究》(2015年,碩士論文),其中的第二章〈吳子瑜、吳燕生父女生平概述〉針對吳子瑜、吳燕生生平進行介紹、而第三章〈吳子瑜的藝文活動〉、第四章〈吳子瑜漢詩之寫作內容〉則是針對吳子瑜的活動,如參加櫟社等等,第五章〈傳統女詩人吳燕生之詩壇顯影〉則是針對的吳燕生參加詩社活動與詩作發表。

此外對於吳子瑜與其女兒的相關介紹與描述,有廖振富老師做撰文的〈被遺忘的女詩人吳燕生〉其中便是針對吳燕生並非是櫟社詩人,做了詳細介紹,相關期刊也有鍾美芳〈日據時代櫟社之研究〉(臺北文獻 1987年,頁19-127)。此外相關專書,如王國璠《中華民國詩人及其詩》(臺北:命實踐研究院中興詩歌社、臺北市文獻委會端午詩社聯合出版,民國62年12月)、周定山《臺灣擊缽詩選》,(臺北:詩文之友社,民國53年), 曾笑雲編《東寧擊缽吟後集》(臺北:龍文出版社, 2006年)以及《詩報(1930-1944)》合訂本,(臺北:龍文出版,民國96年),則針對吳子瑜的詩作有相關的記載,可以了解吳子瑜的相關作品。

對於吳子瑜與其天外天劇場的相關學術研究,而針對天外天劇場的相關期刊,有邱坤良的〈林獻堂看戲--《灌園先生日記》的劇場史觀察〉(戲劇學刊 2012年,頁7-35),其他相關文章也可供參考,如吳子瑜的第六代所投書的文章,慕紫芳芳〈在遺忘之前--搶救天外天劇場〉,以及台中文史復興組合團隊所撰編的〈過去一百年的台中:天外天劇場文化資產價值研究〉,此外如林良哲所著的《台中電影傳奇》(台中:台中市政府新聞局,2000年)文章整理資料相當齊全,可供其他學術研究者參考。

吳子瑜研究空間
針對吳子瑜的相關研究,涵蓋其父女的詩文研究已經相當豐富,然而針對其家族與台中市的發展,卻是相當缺乏,多數僅僅是相關文章投書等,此外對於天外天的探討文章也相當多,但對於天外天劇場的發展與沿革研究,卻學術研究仍相當缺乏,因此以下列出幾點,可作為未來研究吳子瑜的相關參考:
一、吳子瑜與吳佩孚、孫中山等中國名人的關係與互動: 從1911年吳子瑜26歲開始赴北平、上海經商,並結識了不少中國著名人士。而在1911至1921年在中國期間,與孫中山先生有過往來,多次捐資襄贊革命,並與吳佩孚相善,更將女兒吳燕生當為吳佩孚之義女,如此可以看出吳子瑜的人脈與交際關係,更可以探討日治時期臺灣士紳與中國著名人士、名流望族的關係。
二、針對吳家古墓之研究與吳子瑜晚年生活: 鸞旂於1921年(日本大正10年)過世,其子吳子瑜於1922年吳鸞旂墓園開始建造,古墓為外觀為西洋式家族墓,背山面河,頗有法國古典庭園設計之風格,園內四周修築粉牆,園內建有別墅、噴水池、石橋、亭台樓閣等景觀建築,以及種植五百多棵荔枝樹,於1927年完成。而戰後吳子瑜便居住在太平冬瓜山荔枝園的別墅裡,並於1951年過世並葬於吳家別墅旁的吳家墓園。這方面的研究可以針對吳家古墓興建與吳子瑜晚年進行探討。
三、大東信託株式會社與吳子瑜之關係: 臺灣創設日本時代第一家臺灣人經營的金融機構大東信託株式會社,於1926年創立。在成立之初,台中中部的仕紳們有錢出錢,並如吳子瑜、林獻堂等人參與其中的成立事宜。這事情的轟動程度讓臺灣報紙如臺灣日日新報、臺灣民報等進行如日記般的報導,然而對於這方面的研究卻是相當缺乏,大多對於大東信託株式會社研究也是針對林獻堂與陳炘為主,希望可以從中了解大東信託株式會社與吳子瑜乃至於吳家關係。

參考文獻

報紙資料:
大東信託將成立 臺灣民報 日期:1926-06-13 版次/卷期:05 版 時事 本報訊
翰墨因緣 臺灣日日新報 日期:1935-03-27 版次/卷期:12 版
天外天劇場進ㄑ 臺灣日日新報 日期:1936年3月4日 版次/卷期:09 版
臺中に赤屋根 南台中に聳立する 臺灣日日新報日期:1938年2月16日版次/卷期:09 版
赤屋根の劇場 國防色に變る 臺灣日日新報 1938年2月20日版次/卷期:09 版
智慧型全臺詩知識庫-吳子瑜:http://xdcm.nmtl.gov.tw/twp/index.asp 檢索日期:2017年6月1日
尋找台中老少唐吉軻德: 吳鸞旂與吳子瑜的故事: http://taichung2050.pixnet.net/blog/post/324519162-%E5%B0%8B%E6%89%BE%E5%8F%B0%E4%B8%AD%E8%80%81%E5%B0%91%E5%94%90%E5%90%89%E8%BB%BB%E5%BE%B7%3A-%E5%90%B3%E9%B8%9E%E6%97%82%E8%88%87%E5%90%B3%E5%AD%90%E7%91%9C%E7%9A%84%E6%95%85 檢索日期:2017年6月1日
林良哲:《台中電影傳奇》台中市政府新聞局 2000年5月1日,P1-186
陳仕賢:《臺灣的古墓》. 臺北縣新店市: 遠足文化. 2007年10月: 113-114
吳佳育:《吳子瑜、吳燕生父女生平及作品研究》,2015年 (2015 / 01 / 01) , P1 - 303
李毓嵐:〈日治時期臺灣傳統文人的女性觀〉,《臺灣史研究》第十六卷,第一期,頁87-128。

[1] 折衷主義是指在途徑或操作運用上,以不同的理論、方法、風格,揀選其中最佳要素,應用在新的創作中,而折衷主義的建築形式,則是將現代和古典融合式的建築。


[2] 顏水龍(1903年6月5日-1997年9月24日)是一位生於臺灣臺南的畫家、民俗工藝研究者及藝術教育家,以擅長馬賽克拼貼而得名。


[3] 標題: 天外天劇場進ㄑ 日期:1936年3月4日 臺灣日日新報 版次/卷期:09 版


[4] 赤屋根事件出處於臺灣日日新報於1938年2月20日的報導。標題: 赤屋根の劇場 國防色に變る 日期:1938年2月20日 臺灣日日新報 版次/卷期:09 版


[5] 公告文號 台八一內民字第8173924號 公告日期 1992年05月22日

留言